banner
banner
banner2
banner2

翰颐资本创始合伙人周颖华:机构退出迎来了最好的时候

 

10月30号,作为2019苏州相城国际经贸恳谈周子活动之一,2019长三角大健康投资论坛成功举办。会上,翰颐资本创始主管合伙人周颖华做了名为《医疗基金2.0的挑战与机遇》的主题分享。

 

他认为医疗基金2.0时代的关键词可以用募投管退四个环节来说明。除此之外,在2.0时代,基金要想突出重围,除了需要具备行业宏观趋势的预判能力、解读政策的能力,还要拥有国际化的视角和资源网络,提升投资变现能力及投后服务能力,重视自身制度化、机构化建设。

 

内容如下:

现在这个环境是从事医疗投资最好的时刻,上海交易所的科创板成功推出了,未来随着深圳创业板将进一步修改上市规则,应该会给我们更多更快退出的机会。

 

2015年,国内医疗健康花销还是4万多亿,到2018年,短短的三年时间,差不多涨了50%。照这个速度保持下去的话,大概不出五年,就会到10万亿。从支出的主体来讲,个人的支出占比在降低,三年以前大概是33%左右,现在已经降到28%左右了,社会支出即医保提升到了第一位,大概在40%左右,医保支出占比提升的这个趋势还是会持续的。

 

2014-2017年整个融资环境还是比较宽松的,有的朋友大概两三个月就完成融资,第一期的基金就开始运作了。但是随着政策法规的风云突变,2018年迎来一个巨大的或者说断崖式的下跌。1.0美好的时光很快离我们而去了。

 

过去几年,机构化母基金快速涌现,很多母基金机构也是在边游泳边学习。在我们基金募集的过程当中,我们也接待了几十波投资机构的尽职调查,也借鉴了一些我们对被投企业尽调时采用的方法或工具。

 

对于被投企业来讲,过去几年融钱是一个比较幸福的时光,曾经看到有好几家企业一年之内融资两次,年头出来一次融资,到大概三四季度的时候又融了一次,估值比上一次大概涨了3倍左右。

 

总之形式一片大好,但是很不幸,到了2018年之后,情况有很大的改观,也就是我们所谓的2.0时代,募资困难很多。

 

从投的角度来讲,随着过去几年高歌猛进,很多的企业抬升到很高的估值,融了很多钱。现在常提的一个词是一二级市场估值倒挂,就是有一些未上市的公司,在一级市场拿到的估值已经超过了很多有实实在在收入和利润的上市公司在二级市场的市值。

 

这种现象不会持续很久,最近有一些当时融资估值很高的公司,资金消耗了需要融下一轮了,就有非常明显的估值下调。我听到一个最极端的例子,一个器械的公司,刚开始出来融资新一轮的时候,他要求的投资前估值是12个亿,最后完成这一轮融资的时候降到了投前6个亿的估值,而他的上一轮融资的投后估值是8个亿,这样的例子,我想应该还是很多的。在这种情况下面,投资方普遍都会更加谨慎。

 

2015年开始,从国家药监局、医保等方面来看,整个行业周边监管的政策,一些技术方面标准的要求提高等对于这个行业的生态会产生非常深远的影响,,这个要求企业家和投资机构能够帮助创始人应对这样的情况,要做很多辛苦的工作。

 

随着科创板的推出,下半年可能深圳创业板还会有相应的、迈向注册制的改革,退出的环境确实是最好的时候。那么在这样的环境下面,作为从业者,我们怎么继续为投资者创造优良的回报?

 

对于投资机构的要求,我想第一点就是要懂得怎么去解读政策,研判和把握行业大势的方向,医疗健康行业是一个被严格监管的行业,企业的一举一动都会受到相应的法规和政策的影响,有的时候政策的改变还带来行业相当剧烈的变动,甚或是重新洗牌。第二,要去帮助被投企业在投后做很多具体的工作,包括引进品种、人才等等方面的工作,这个是非常细化长期的一个工作。第三,帮助被投的企业把握住退出环境改善的机会,更快地对接资本市场。第四,进行长期的机构化的努力,最核心的就是内部的利益分配机制的安排是不是够透明。

 

 

文章来源:投资界

 

2019年11月18日 13:38